文登之窗首页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
文登之窗
了解文登 | 资讯中心 | 供求信息 | 劳务人才 | 婚庆征婚 | 文登房产 | 家居装饰 | 法律咨询 | 为你健康 文登团
生活购物 | 文登摄影 | 文登书画 | 文登文学 | 文登人物 | 文登收藏 | 文登社区 | 文登汽车 | 文登美食
新人新秀 首页 >> 新人新秀
吕院华在文登区“5.12”国际护士节表彰大会上的发言

   

   

  大家好!我是区人民医院的吕院华,一个很普通的医生。感谢大家的关心与支持,我才能平安的站在这里,分享自己的抗疫故事。在这里,我想给大家鞠个躬,真诚的说一声,谢谢你们!

       2020年初,武汉新冠疫情爆发,呼吸科战斗在了第一线。我交了请战书,态度鲜明的表示,坚决服从命令,哪里需要哪里去!2月9号凌晨,俺主任打电话说,得派大夫去武汉,你是不报名,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,我说,主任不用考虑,我去!再次向院领导请战,坚决要求冲到最前线。10点,正在上班的我接到医院的通知,去武汉,马上出发!区里,局里,院里的领导就是在这里给我们壮行,千万万语就是一句话,保护好自己,一定要平安回来!

  有人问我:“老吕,你害怕吗?”怎么不怕。出发当天,十几分钟收拾行李的时间,我特意找出保险合同看了看,100万的意外险,就是真的回不来,爹妈养老的钱,也足够了。去济南的高铁上,偷着在手机里给家人留了遗言。本来是想瞒着爹妈的,可第二天他们就知道了,在家里哭,谁也劝不住。我爹胆子挺小的,后来还是他先稳住了,劝我妈,说:“咱不哭,你培养了一个上前线的英雄闺女,给咱老吕家增了光,咱当爹妈的可不能拖后腿!”

  我们山东省第八批援鄂医疗队是唯一一支整建制的队伍,人数最多,303人,来自16个地市、150家医院,省立三院吕涌涛院长带队。飞机降落武汉,广播提示:“请大家注意,你们已经正式进入疫区,请拿出你们的口罩、帽子、鞋套,做好防护。愿你们平安!”心中的豪情一下子被冲淡了,瞬时感觉周围全是病毒,哪里也不安全了,明知道周围有敌人,却不知道敌人藏在哪,什么时候会发动攻击,只能提高警惕,让自己的身体进入一级战备状态。在机场待命3个小时,才知道,我们这一批要去的是汉阳方舱。

  开始几天,特别累。各方面物资都缺,我的房间没有窗,见不到太阳,一丝光都没有。2月初的武汉,其实还是挺冷的,而且是那种钻着骨头缝的湿冷。方舱和我们的直线距离也就几百米,不让开空调,洗的衣服要用吹风机一点一点吹干。驻地的消毒物资极度短缺,我们来的时候都只带了一些随身衣物、防护服、口罩等,来了以后发现连84消毒液、酒精都没有。大家都很焦虑,就好像上了战场,敌人就在眼前,一搂扳机,才发现枪里没有子弹。有几个队员带了几瓶84片,交到队里统一分配,除了保证驻地使用,一人只能分几片先用着。没有喷壶,我们就用矿泉水瓶子。没有酒精,没有手消,明知道84不能接触皮肤、黏膜,也得用。家里知道了我们的情况,几经辗转,联系到了当地一名志愿者,给我们驻地送来了300L医用酒精。拿到酒精时,大家高兴得要命。我们队长说:“终于能够体会到父母常念叨的,三年自然灾害时,缺吃少穿,有人送来一碗肉饺子、一件棉大衣的那种心情了。”

  我们是9号深夜到达宾馆的,10号凌晨3。4点才安顿下来,10号上午就接到指令,当天就要收治病人!而我们只有40个人以前接触过防护服,大多数人都没什么经验。我们队长说:“我把他们带来了,得对我的队员负责,给我一天时间,我要先培训。”队里下了严令,每个人必须熟练掌握规范穿脱防护服,考试合格才能进舱。动员会上,队长说:“好好防护,我带你们回去;防护不好,可能就得‘捧着回去’。”谁也不希望被捧着回去啊,只能玩命地背,玩命的练。前几批进舱的,需要在考试合格的队员中挑选,我是第六批入舱,上了“入舱积极分子英雄榜”。

  2月11日上午,我们提前去方舱熟悉内部环境和工作流程。那时,舱内设施正在紧张施工中,没有消毒隔离通道,各种物资正在紧急调配中,我们都在想,这样的情况怎么能接收病人呢?那可是感染性疾病,一不留神就要被感染的。。。。。。可现场就是那样。即使如此,没有人退缩,没有人抱怨,大家都在想办法。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遭遇战,战斗的号角已经吹响,没有选择,只能勇敢地冲上去。

  11日下午4点,离我们入住酒店不到30个小时,队长带的第一组队员正式接管汉阳国博方舱,开始收治病人。大家可能听说过,方舱只收轻症患者,可这时候接到的命令却是,全部放开,不管轻重,先收进来,做到应收尽收。那时候,武汉正是救治高峰,当地医院超负荷运转,社区焦头烂额,一听开舱,一股脑儿的都送来了,三个班,我们就收了400多个病号,几乎收满了,那时的情景真是太吓人了。这个病大家可能也从媒体上看到过,病情变化可能很快,上午人还好好的,下午可能就不在了。重症患者收进来了,病情观察就必须跟上去,我们的工作量大大增加。“病人零死亡,队员零感染”,这是一个死命令。当时防护物资还没有到位,队长把他带的防护服都拿了出来,同时通知驻地,马上成立我们自己的物资库,号召大家把带的防护服、口罩等都捐出来,统一调配。因为收治了重症患者,又紧急成立了重症救治组,连夜进行插管、呼吸机使用的培训。

  12号晚上10点,我们组终于要上战场了。虽然经过了无数次的学习培训,无数次模拟演练,可到了这个时候,大家还是很紧张。我再次检查了进舱物品,穿上了尿不湿,贴上了暖宝宝,犹豫了一下,又把暖宝宝揭了下来,换上了一套薄内衣,我想,寒冷,会让我更好的工作,事实证明,我的选择是对的。8点钟就集合完毕,坐班车去方舱。路上空无一人,短短10分钟的道,走出了一个世纪的感觉。到了舱内,穿好防护服,互相查漏补缺,写好名字,列队进舱,传说中的生命之舱便真实地展现在面前。昨天还乱糟糟的大通间,这时亮的像白天,一个个单元格,一排排双层床,上层放东西,下层睡人。政府统一配备了崭新的被褥、床单、枕头、暖手宝、热水壶、拖鞋、眼罩,每个房间门口都有微波炉、矿泉水,还有一个很大的图书角。

  当了20年的医生,我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患者聚集在一起,他们用无助、渴望、又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你,你往前走一步,他往后退一步,说“别太近了,我们的病传染”,听着心里真难受。这一切又不是他们的错,他们也不愿意生病啊!

  交班后,我们便开始一个个地看病号,每个大夫分管120名患者。穿着三层防护服,戴着三层手套、双层口罩,还有眼镜、护目镜,一切都不方便,走路转头都要慢慢的。甚至连说话、倾听这么简单的事,都变得很困难。查房时,很多人都说“谢谢,谢谢你们支援武汉”。这是有生以来我听到的最多的“谢谢”。但是我知道,“谢谢”的背后,有恐惧。我们穿成这样,全副武装的,虽然保护了自己,也带给他们很大的心理压力。有一句形容医患关系的话,叫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”,这句话在方舱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体现。我们要不停地和患者沟通,他们的问题其实都差不多,可几乎每个人都要问,而且是问好多次,问不同的大夫,期望从你的嘴里得到肯定的答案。我们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心,给他们多一些鼓励和安慰,让他们更有信心战胜疾病。这个时候我才知道,相当一部分人都是家庭聚集性发病,我更感受到隔离的重要性和建方舱决策的伟大。

  大家看我们穿防护服可能觉得很萌,其实体验非常糟糕。防护服透气性不好,排汗功能很差,特别是那种黄色的工业防护服,穿上就好像套在塑料袋里一样闷。不长时间,衣服就湿透了,护目镜也花了,看人得从水汽中找一块清晰的角度。缺氧引起的头疼,仿佛要炸开来。胸闷,喘不上气,只能拼命呼吸。有一个战友穿的多,出现了中暑症状,不停地干呕,我们劝他先出去吧,他说:“不行啊,我撤了,你们更辛苦。我想想办法。”他默默地去通风口吹吹冷风,回来继续干。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还是难受。他又去抱冰冷的柱子,终于好一些了。最后,他趴到了地上,说:“这个办法好啊,降温快,怎么没早想到。”

  防护物资极其短缺,我们都希望尽可能地坚持。多少次,我想停下来歇歇,可看到病人那渴望的眼神,我对自己说:“吕院华,再坚持一会儿,在这里,你,就是病人的主心骨,你要挺住!”值得骄傲的是,我们都挺过来了。8个小时,我们没有撤离,熬过了那段心理与生理的极限。脱掉最后一件防护服,那个战友吐了,他说:“吐出来真舒服这样啊!”我也累的站不住,找了个凳子坐下,很长时间才缓过劲儿来。健康地活着、愉快地呼吸,真是太幸福了!

  回到宾馆,经过了1个小时繁琐的驻地消毒,洗澡,8点了我才喝了一杯水。这个时候,我已经16个小时不吃不喝不尿了,缺水,已经让我没有尿了。

  第一次入舱后,发现比起服药治疗,舱内患者更需要心理疏导,我们立即成立了心理咨询小组,建立“汉阳方舱家人群”。第二次入舱,防护服上贴了二维码,病号第一次见到行走的二维码,很好奇,扫码入群,一个班,差不多有200名患者入群。群里每天至少有3名队友24小时在线,最初只是想解答患者的心理问题,后来发现,很多因为穿着防护服而力不从心的工作,都可以在舱外线上完成。我也得到了患者的认可,有20多名患者主动加了我的个人微信。休息时间,我的相当一部分精力都是在微信上,和他们一对一地沟通交流。我没有系统学过心理学,也没有强大的理论,只是用心、用时间、用朴实的语言去理解他们、陪伴他们。后来,央视报道了我们首创的二维码工作模式,我们队长在国际交流会上也向国外的专家进行了推荐,得到了大家的认可,让更多的患者得到了更好的帮助。

  慢慢地,各种物资逐步充裕,消毒液可以尽情用了,驻地消毒间也配备上了紫外线灯,下班消杀不用喷那么多84了。有电暖器取暖、烤衣服,有水果吃了,我们医院和兄弟医院也寄来了中药、艾灸盒、零食、口罩、保健品等,日子好过多了。

  援鄂38天,有太多的故事,太多的感动,我们是一家人,是经历过生死的战友。

  有一个小闺女,名叫雯雯,一家四口都感染了,分别在不同的医院治疗。我不敢想象,独自在我们方舱,9岁的雯雯,从来不哭,小大人,她小小的身体里承受了多少不该是这个年龄承受的东西。我们都心疼她,有空就去陪她。我们要告诉她,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她身后有无数人在关心她、支持她。出院当天,我们去送她,看着她上了车,就要关上车门,孩子哭了,流着泪说了一句:“我替武汉谢谢你们!”哽咽的童声一下子击中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,很多人都哭了。我也蹲在地上,哭得像个孩子。来武汉这么多天的艰难、劳累、种种的不容易,一下子得到了宣泄。

  2月21号,我们舱第一批52名患者痊愈出院。作为志愿者,我当天在隔离间负责帮下班的战友脱防护服,给他们消毒。那是我第一次戴那种防护最好的绿色的n95口罩,对他的防护性能严重估计不足。刚接了班,84熏的,口罩捂的,我的嗓子就开始发干,咳嗽,鼻涕堵在鼻道内,喘不上气来,我当时想,糟了,这一身防护服好几百块钱,物资这么紧张,我要是半道出去了,真是没法交待,我的队友一个人也干不过来啊!我定定神儿,仔细想了一下防护手册,把外层的外科口罩摘下来,在通风口吹吹冷风,慢慢适应了,开始干活。这个活太繁琐了,一点也不能闲着,平常我们脱防护服都尽量少说话,减少消毒液的刺激,减少感染几率,可这6个小时我们的岗位在这里,就得不停的说,拖地,把脱下来的防护服打包。干到最后,我真的干不动了,鼻子压得生疼,耳朵都没有感觉了,心脏怦怦地跳,口干得要命,浑身没劲儿,去通风口呼吸的次数明显多了。我真想把防护服脱掉,把口罩摘掉,痛痛快快地喘口气,哪怕是感染了我也认了。那种用尽一切力量去拼命呼吸的感觉,到现在想起来,还记忆犹新。

  在武汉的这些天,也想家,想家里的饭,想爬山,去薅野菜,想那种平平常常的日子。多亏有我们临时党支部,对每位队员就像对家人一样关心,我们自己没想到的,他们都想到了。那些天,馒头,大葱都是奢侈品,山东支援的10万个馒头,分了2000个给我们队,馒头不大,我领了4个,那个好吃的劲,一顿就吃光了,后来听说,不够分的,党支部班子成员很多人没捞着吃。捐赠的一批速冻饺子,第一次吃时,后勤组一锅一锅煮了很长时间,一人只分了四五个,剩下的都冻了起来,留给夜班的队友。第一次夜班洗完澡,听见敲门,我还信思,这么晚了,谁敲门?打开门看到队长捧着一碗热饺子,身后是支部领导推着宾馆的那个大锅,现煮的。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。我们队长都57岁了,和我们一样进仓上班,这都半夜了,还一个屋不拉的给我们送饺子,这口热饺子让十几个小时水米未进的我感受到了关爱、重视,我都觉得能在这个队,这是太幸运,太骄傲了!         

  我们在前方战斗,身边许许多多的普通人也在为抗疫做着力所能及的事。宾馆旁边有一家拉面馆,老板和我们后勤保障的一个战友是老乡,听说我们山东医疗队天天吃盒饭,说想提供一顿拉面,换换口味。其实,吃盒饭,我们并没有怨言。来这里就准备好了要吃苦,能有地方睡、有热饭吃已经很好了,但这么多年衣食无忧的,现在顿顿吃同样口味的大机器做出来的盒饭,一个多月,确实有点够思意思。面馆小,人手不够,我报名去帮忙,也因此近距离感受到了一个老党员的朴素情怀。我们领队说:“意思到了就行了哈,每份半碗,解解馋。”老板死活不干,他说:“你们那么累,我也帮不上别的忙,就煮个面。我是共产党员,话都说出去啦,还能打自己的脸么。”老板现场拉面,开始行云流水,后来越来越慢,停下来歇歇,当最后一盒面出来后,老板直接瘫在了椅子上。一中午300多盒啊!我夹牛肉胳膊都酸了。捧着热腾腾的拉面,看着老板累成那样,有的队员当场就哭了。这位老板就是一名很平凡普通的共产党员,在国家有难、人民有难的时候,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党员的誓言。

  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,习近平总书记亲临武汉考察调研疫情防控工作,发出了决战、总攻的动员令。经过一个月的奋力拼搏,3月8日我们正式休舱,共计收治患者599人,治愈308人,实现了舱内患者“零死亡”、医疗队队员“零感染”的既定目标,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。

  从2月9日出发,3月17日离开武汉,在齐河隔离休整14天,4月1日回到威海,回到文登,我们一直被感动着。我吃了从来没吃过的苦,也享受到了从来没享受过的待遇,专机、专车、警车开道、过水门,武汉人民夹道欢送、家乡人民列队欢迎……要感谢的太多太多,我们的各级组织,我的父老乡亲,我的战友。今天,给我了这个绶带戴着,上面写着,援鄂英雄,我就想,什么是英雄?其实,我认为,英雄是在座的每一个人,是疫情期间,在各个战线坚守岗位,努力工作的你们!抗疫的路上,我们共担风雨!

  一场疫情,让我们有了太多的感悟,让我们感受到了国家的凝聚力,感受到了我们医务工作者的担当!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,我们的党和国家说到了,也做到了!我骄傲我生在华夏,我骄傲我是一名卫生健康人!

  最后祝护士姐妹们节日快乐,你们辛苦了!祝大家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!谢谢大家!

 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 - 招聘信息 - 版权声明
copyright© 2011 文登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 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鲁B2-20100020号
 电话:0631-8985020  
亿信彩票官网 幸运时时彩 亿信彩票注册 欢乐斗牛 广西快3走势 幸运时时彩 500彩票网 上海11选5 幸运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